从搜索逻辑到推荐逻辑 满帮转身:再掀数字货运全链条生态之争

相比于2017年的强强合并和2018年高调官宣巨额融资,满帮在过去两年则显得较为低调,但是外界对于其IPO的猜测却从未停止,无论是二手车等新业务的推出、人事变

从搜索逻辑到推荐逻辑 满帮转身:再掀数字货运全链条生态之争

相比于2017年的强强合并和2018年高调官宣巨额融资,满帮在过去两年则显得较为低调,但是外界对于其IPO【IPO全称Initial public offerings(首次公开募股),是指某公司(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)首次向社会公众公开招股的发行方式。】的猜测却从未停止,无论是二手车等新业务的推出、人事变动还是公司对于传言的沉默,都被外界解读为其冲刺IPO前的“临门一脚【临门一脚是足球术语,指靠近球门的射门。】”。

近日,满帮集团党委书记、副总裁徐强和满帮集团副总裁谭远江接受包括《每日经济新闻》在内媒体专访时,首次对外公开过去两年满帮在业务、生态上的最新动作和布局。

对于外界的猜测,徐强回应称,公司IPO节奏依然不方便透露。“如何将公路货运所有环节都放到线上,这是满帮一直在做的事,也是这两年满帮一直在修炼的内功。”谭远江表示。

实际上,满帮“偷练”内功的背后,是公路货运市场不断迎来的更新与挑战。今年以来,无论是疫情激发的数字化需求,还是滴滴货运的跨界入局,以及货拉拉等同城货运平台对于远距货运市场的野心,都让这个领域再次刀光剑影。

而在这个过程中,如何从细节中抠效率降成本,同时将数字化服务延伸到整个货运全链条场景中,也成为在走过线上化第一步之后,所有数字化平台当下考虑的关键问题。

从搜索逻辑到推荐逻辑 技术人员占公司1/3

从2011年货车帮成立、2013年运满满成立、2017年货车帮和运满满合并成满帮集团到如今,满帮的发展历程背后是中国公路货运数字化进程的缩影,如今,货运数字化对于平台的要求也从单纯提供信息匹配的“小黑板”升级到了更高的阶段。

“我们和两三年前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虽然在App页面上的感知不会很明显,但是平台在后台数据分析和优化上已经投入了巨大的精力。”在接受采访时,谭远江反复强调,这或许是对于过去两年公司鲜有大消息的一个回应。

而这两年来发生在满帮身上最大的变化,是其订单匹配逻辑从最初的搜索逻辑向推送逻辑升级。

谭远江表示,对于平台货主、司机双方,每天在数百万的订单中找到最匹配的订单,仅靠双方搜索,效率并不高,而在推送逻辑下,就要求平台要懂司机、懂货主,基于司机的位置、信用、习惯、路线等数据标签,减少司机找货时间,主动为司机推送最匹配的优质货源,持续提升匹配效率。

这个转变的最有力证明是公司人员结构的变动。据谭远江透露,原来公司人数最多的是地推,现在几乎已经没有地推人员,而技术人员数量已经占到公司的1/3,并且满帮目前还在不断吸纳大数据【大数据(Big Data)又称为巨量资料,指需要新处理模式才能具有更强的决策力、洞察力和流程优化能力的海量、高增长率和多样化的信息资产。】算法等人才。

一直以来,公路货运行业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效率,而满帮面临的无论是货主端还是司机端都是分散的市场,满帮对于平台技术的迭代,实际上也是不断提升效率的过程。

谭远江表示,对于公路货运的数字化过程来说,第一阶段是通过数字化平台把人的跑路距离缩短,司机、货主可以通过线上平台获取信息;而第二阶段是把信息的距离缩短,也就是用推荐代替搜索,直接为司机提供有用的货主信息,提高获取信息的效率。

而未来第三阶段更多需要基于大数据的预测和判断,从而衍生出来的保险、金融真正更懂用户的平台,随着平台往后发展,用户行为预测、信息预测等,这也是满帮在修炼自身内功的同时最大的目标。

实际上,满帮对于算法与数据的优化也直接带来了效率的直接提升,据徐强透露,如今,满帮平台上司机月均行驶里程从5年前的9000公里提升到了现在13500公里,月均承运次数从14次提升到20次,货车空驶率则从38%降低到34%。

“空驶率下降1%都将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,为此满帮设定了新的目标——‘十四五’期间空驶率进一步下降到20%-25%。”徐强表示。

从博弈到共赢 司机收入提升15%-20%

作为车货匹配平台,满帮一端连接着货主,另一端则连接有着3000万体量的货车司机市场,疫情的催化和新消费形势下,这一群体的数量还将继续扩大。

满帮最新发布的《2020中国干线卡车司机大数据》显示,疫情后,运输行业吸纳了众多转行人群,这其中包括工人、木匠、厨师,甚至是演员、飞行员,使得卡车司机群体画像更加多元化。

而随着两端连接人数的越来越多,做为第三方平台的满帮来说也承担着越来越大的责任。在谭远江看来,相比于车队管理,平台与司机更多是共赢关系,而非博弈关系。

“我卸完货就可以立马找订单,带来了货源,效率提高,收入提高。”这是一位满帮平台上的司机提出的对于数字化平台的需求,但与此同时他也坦言,随着整个物流行业竞争的加剧,运价低也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。

作为一名长期深耕物流行业的老兵,谭远江表示,“从2003年接触物流行业到现在,运价一直在下降的,究其原因主要有几个,一是买车门槛降低了,车越来越多了,二是司机越来越多了,很多人投入到了货运大军中了,还有一个就是车造的越来越大了。”不过他也表示,从司机的成本来看,未来运价不会长期再低下去。

在如此情况下,平台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做一些价格方面的管控,在此基础上,满帮基于主业延伸的包括金融保险【证券简称:金融保险行业金融行业指数。】、车后服务、能源等业务,逐渐形成自己的生态服务场景。在满帮平台上,司机收入可以提升15%-20%。

官方数据显示,目前满帮平台认证货主数达到400万,认证司机数达到900万,覆盖城市339个,覆盖线路数11万条,年撮合成交规模达到8000亿元。

而今年来,满帮货损险赔案超10000起,人身险赔案达350次,小额贷【  【产品说明】   中国银行“小额贷”是客户提供符合一定条件的足额抵押担保或保证担保,我行在标准时间内完成审批流程并发放授信的一项业务。】累计授信司机290万人,1-9月累计协助20余万人次司机催收运费,此外,满帮已经为平台超过300万人次提供了贷款服务。

在业内看来,满帮从最初以车货匹配为主的平台形态,到提供交易的服务平台,再到现在衍生的价值服务平台,互联网逐步深入运输环节的更多场景,也从信息部小黑板的替代品发展到了为“人”服务的新时代。

货运数字化硝烟再起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接受采访时,满帮还透露,除了长期专注的干线业务之外,满帮也加大了对于细分业务的深挖,其中包括冷链【冷链(cold chain)是指易腐食品从产地收购或捕捞之后,在产品加工、贮藏、运输、分销和零售、直到消费者手中,其各个环节始终处于产品所必需的低温环境下,以保证食品质量安全,减少损耗,防止污染的特殊-lenglian】和短途运输。

徐强表示,2020年以来,疫情催生了“宅经济【宅经济是随着网络兴起而出现的一个新词,主要的意思是在家中上班,在家中兼职,在家中办公或者在家中从事商务工作,同时在家中利用消费也是宅经济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】”,冷链运输【冷链运输(Cold-chain transportation)是指在运输全过程中,无论是装卸搬运、变更运输方式、更换包装设备等环节,都使所运输货物始终保持一定温度的运输。】需求大大增加,针对冷链运输温控要求高、纠纷率相对较高的特点,满帮加大了对冷链运输的服务力度,冷链司机纠纷率目前降低了10%,未来,冷链将进行温控全程可视化,进一步助力司机提升运输品质。不过,这并不是外界理解的满帮将自己运营冷链业务,冷链业务依然采用撮合型模式。

而在此之前,满帮对于新业务的探索也一直在持续。在二手车业务上线一年的时间里,满帮平台已累计处理卖车咨询超20万次,收录车源超28.6万。此外,2019年以来,满帮联合一汽解放青汽累计出售2.5万台定义车。

对于满帮发展新业务的逻辑,徐强表示,满帮的判断原则是,跟现在满帮的主赛道强相关的,会尝试自己做或者跟合作伙伴一块做,跟主赛道关联度不那么高,更多是由一些更专业的团队做,比如以财务投资的形式来出现。

在满帮围绕自己主业横向、纵向延伸时,公路货运领域也正在迎来新的玩家。今年以来,滴滴货运正式跨界入局货运领域,而同城货运平台货拉拉也在最新的宣传海报中展示出其进军干线、零担市场的野心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货运市场供需匹配仍是短板,而服务难以标准化、投诉频发、海量需求通过熟人介绍或“回头客”方式完成等,也是目前行业的痛点。同时,目前我国的货运企业实力良莠不齐,货运市场仍有较大空间,因此即便入局时间较晚,新玩家依然有生存甚至逆袭的机会。

谭远江表示,满帮深耕干线业务,构建的是全国交叉网,相比于同城类构建的单点网络,全国交叉网复制难度更高。

在业内认为,未来数字【未来数字有限公司(Future-Digi)是于2006年4月成立的台湾一家游戏软件公司。】化货运超级生态平台将会发展成为干线、零担货运领域的超级市场,将商家、货车及其他服务产品信息聚集起来供挑选,在这种模式下,已有的专线企业也会倒逼公路货运走专业化发展道路。

不过目前对于这个庞大的市场而言,无论是满帮的转型与升级,还是资本与新玩家的入局,整个公路货运都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艾米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amkpw.com/18668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