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奇故事:女主播的圈套 揭秘女主播如何让粉丝甘愿刷礼物

我叫林萧,今年上大二,同时也是某疯的才艺女主播,刚刚播了半年。现在有粉丝将近五万。每到直播时间,很多土豪和粉丝都给我刷礼物。我很喜欢和粉丝们一起愉快的玩耍,热度



我叫林萧,今年上大二,同时也是某疯的才艺女主播,刚刚播了半年。现在有粉丝将近五万。每到直播时间,很多土豪和粉丝都给我刷礼物。

我很喜欢和粉丝们一起愉快的玩耍,热度经常上百万,粉丝们玩的开心,我也很高兴。

但我最近很郁闷,因为我发现很多土豪给我花钱送礼物都有目的……

晚上,我像往常一样打开某疯平台,很卖力的唱歌、跳舞、弹琴。粉丝的小星星和鲜花不断的送了出来,我的热度缓慢的提高。

这时,忽然一个常来捧我的大手接连刷出了两个紫色依恋,热度立刻提升到了二十万!

两个紫色可是两千块啊!

“谢谢健哥的紫色依恋。”我心里很激动,但嘴里还是很淡定的感谢了他。

毕竟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一点,是吧。

最近平台来了很多新的主播,竞争更加激烈,很多主播只要撒娇卖萌就可以获得礼物。我没办法跟别人比,只能靠自己卖力的表演。他能给我刷这么多的礼物,说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!

“健哥,你有什么想听的,想看的?”我赶紧在公屏上问。人家花了这么多钱,我一定要满足他的要求才行。

但没想到健哥一直没有说话。

我又问了几遍,但他始终沉默。可能他性格比较内向吧,再说粉丝什么人都有,我也就没有多想。

健哥是最近一个月才出现的大手,隔几天才来一次,每次都会送上千块的礼物,而且都是刷完就走,有时候都来不及感谢他。

不过,这次我发现,他居然在我直播间呆了好久,虽然没出声,但我在后台能看到他一直都在。

这时,健哥忽然私聊我,萧萧,我不想看节目,今天是我生日,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,我好孤独,想找人说说话,你能出来陪我吃个饭么……

这……我立刻陷入了矛盾之中,我应该怎么办?

我在直播间表现的很活泼,但其实我是个宅女,几乎很少出门,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看书,没事的时候看看电影,而且我很怕应酬。

但健哥一直一来都给我默默的刷礼物,从来没有提出任何要求,连个企鹅都没有加。我算了算,他这个月大概给我刷了将近一万块的礼物。如果我不答应的话,是不是太没人情味了……

理智告诉我,和一个陌生男人单独在一起出去会有危险!可是如果不答应健哥,他一定会不高兴,说不定今后就再也不来了,那么我的收入就会立刻减少很多。我在犹豫,一直没有回复健哥。

这时,健哥又给我刷了一个紫色依恋!

这下我没办法再沉默了,我只好问健哥:“健哥,能换别的要求吗?就是唱一晚上歌都没关系。”

见我怀疑,健哥又沉默了,过了好一会他才回复: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就一个人,真的有点孤独,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……

我回过去:那你没什么朋友吗?

他说:都是一些生意上来往的朋友而已,我真的很想跟你面对面聊聊天。

我不由得心跳加速,回复他:我可以陪你网聊,但……真的不能见面,你不要生气啊。

放在平常,可能我毫不犹豫就一口回绝了!但这次我的语气很轻柔,而且底气不足。

原因很简单,因为我最近真是点儿背!先和男朋友分手,我一个人交房租,而且为了直播,我租得房子是精装修,房租挺贵的,我一次交了一年,花了不少钱。

我才上大学二年级,手上没什么多余的钱,倒霉的是还碰上我的公会拖欠我的工资,所以最近真是快吃土了。

“那,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。”健哥终于退了一步。

我松了口气说道:“这样吧,我给你企鹅号。我每天都在企鹅上。你随时都能联系我。”

我立刻把我的企鹅号发给他了。

没想到,居然有几个红包发了过来,打开一看又是上千块。

这红包,弄得我心里乱乱的,总不能无动于衷吧,天上哪有掉馅饼的,如果拿了这钱我就要去赴约,真是好矛盾啊!我到底该不该要这钱呢?

健哥在qq【QQ是腾讯QQ的简称,是腾讯公司开发的一款基于Internet的即时通信(IM)软件。】上说到:萧萧,你过来吧,真的就是吃顿饭,你放心吧。

他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我开始动摇了,也许真的只不过吃顿饭而已……

“真的吗?真的只是吃饭吗?”我打出一行字,犹豫了一下,一狠心就发了出去。因为这句话一发出去,傻瓜都知道,我心里的天平已经倾斜了。

我似乎能感觉到健哥内心的激动,似乎打字的手都在颤抖:我,我在上岛咖啡【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一九九七年成立于中国海南以来,在大陆独竖一格的经营模式。】,你放心,我不是那种人,我真的是好人,就吃个饭而已……

想到我这个月房租、水电费、置装费,还要给我弟弟生活费,乱七八糟的费用压得我喘不过气,我一咬牙,写道:我考虑下吧,不过,我最晚在晚上12点之前要回到家。

立刻,健哥回复:一定一定!全都答应你。

之后,一晚上我都没心思直播,一直在纠结去还是不去。

一会儿现实的声音不住的敲打我的脑袋,你应该去,你都快吃土了,还矜持个屁啊!一顿饭好几万块,太划算了。

但不一会儿,理智的声音又在扇我的耳光,你还要不要脸,几万块钱就把你的尊严卖了吗?这几万块的饭那么容易吃吗?

我真快被自己弄疯了,导致直播的时候,总是晃神,连歌词都唱错了。

有些真爱粉都看出我有问题了。纷纷的在公屏上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我真想告诉他们一切,但不能,这些只能我自己一个人承受。

大家都认为做网红很容易,坐在电脑前唱个歌,卖个萌就能赚钱。但实际上,真正的考验在网红之后,你如何选择今后的道路。

很多女主播抵不住诱惑,为了钱也就豁出去了什么都做;也有女主播只是把主播当成一项工作,坚守底线。

我当然是后者,我出身在普通家庭,而且从小父母就离异,我和弟弟跟着母亲,生活很艰难,母亲受不了这份苦,甩下几万块钱,她跟别人跑了,我只能自己扛起责任,打工赚钱养家。

上大学后,我的日子过得一直都紧巴巴的,有时候看到别的女主播播了没几天就开宾士,买lv,自己当然也会羡慕,但通常的情况下,我都能守住自己的底线,不是自己努力赚来的钱,我真的不太稀罕。

不过,最近这些吃土的日子,真是喝凉水也塞牙,再不赚钱的话,我连弟弟的生活费都要给不起了,我弟弟很聪明,现在上的是重点高中,我不能亏待了我弟弟。

现实让我的底线逐渐的开始动摇。

纠结了一晚上,晚上9点下播之后,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思来想去,也许健哥真的只是想跟我吃个饭呢?我是不是想太多了,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的。像我这样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别人怎么会舍得伤害我呢?

嘿嘿……

恩,我决定了,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!

我对着镜子笑笑,下定了决心,换了一套碎花连衣裙,拎着包包就出门了。

坐在出租车上,我仍然在忐忑不安,小心脏啪啪乱跳,健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?是是不是帅哥……我看着窗外发呆。

说不定是个高富帅,万一他人品又好,又是单身,那是不是可以考虑交往一下,那么我以后就可以像个公主一样,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……

我想着想着,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……

不过,美好的梦想就像肥皂泡,总会被打破。

等到我站在咖啡店的门口见到健哥的时候,我的三观瞬间被冷冻成冰雕,头顶一道闪电,将冰雕击成了碎渣,一双大脚又毫不留情的将渣渣碾成了粉末……

大家就按照无底线的那种相貌去想象就可以了。四十多岁,大腹便便,脑袋半秃,鼻毛都露在外面,肥大的西装像浴袍似得,脖子上挂着跟指头粗细的金链子,彻头彻尾的土豪模样。

以后真的不能再相信网络了,因为他帐号的头像还挺帅的,不然我也不会下决心来。

虽然我知道不应该以貌取人,对大叔有偏见,但这真是极品大树啊。关键,一见面,他看我的眼神就像一头狼看到小羊羔似得。

我当下有种掉头就跑的冲动,但一犹豫,健哥已经走了过来。

“萧萧,嘿嘿,快,快进来……”健哥眼中冒着贪婪的目光,伸手就想拉我胳膊。

“别,别,健哥,我自己能走。”我缩了缩胳膊,强忍着呕吐的冲动,挪到了咖啡桌边上,勉强坐下,心说,就忍几分钟,抽空赶紧走。

咖啡店里只有五六个客人,周围环境不错,轻柔的音乐,昏暗的壁灯,如果对面是个帅哥,这情调还是挺享受的,可惜……

健哥扣着鼻子,笑嘻嘻的说道:“萧萧,你想喝什么?”

“随便!”我敷衍的说着,只盼着时间能快快的过去。

一杯热气腾腾的巴西咖啡送了过来。

我低头搅拌着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“萧萧,这家咖啡店是我的!”健哥得意的说道。

“是吗?那,恭喜。”我仍然低头说着,这跟我好像没什么关系。

“想要的话,这店可以送给你。只要你当我女朋友就行!”

一听这话,我差点没昏过去。

“你……”我刚想要立即回绝他,但一抬头就看着健哥死盯着我,那色眯眯的眼神,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“这……不太好吧,我们还不是很熟,也没什么关系。以后我们熟了再说吧。”我尽量平淡的回答,我可不想这个时候激怒一个色狼。

“那我们可以发生点什么关系啊。”健哥却得寸进尺,声音越来越猥琐。

这让我很不舒服。

我勉强喝了两口咖啡说道:“健哥,我这次来就想跟你说一声,生日快乐,我来了,你也见到我了。不然……”

我刚想说,我要回去了,忽然发现周围已经空荡荡的……

店里的客人只剩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士,坐在附近的座位上,埋头正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,好像是个做生意的。

“对不起先生,店里要打烊了!”这时,一个服务员走到那个男士的桌边,低声跟那个男士说道。

“哦,我马上就走!”那男士很礼貌的说着,把笔记本关上,往外走的时候忽然回头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似乎有种担忧。

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我的心头,我猛然站了起来说道:“健哥,我还有事,对不起我先走了。”

“别着急走啊,还没吃蛋糕呢!”他打了个响指,服务员把一个蛋糕送了上来。

我实在是忍不住了:“对不起,健哥,我真的有事!”

说着,我抬脚就往外走去。

“真的这么不给面子吗?”健哥的语气开始不友好了。

“实在不好意思,健哥,时间已经不早了。”我一边客气的说着,一边加快了脚步。

“萧萧,我账号里还有几十万的星币呢,你还想不想要呢!?”他嘿嘿的笑着说道。

我心里一颤,他竟然用这招来威胁我,这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。

我轻轻一笑:“健哥,你随便。给不给我刷礼物那是你的自由。”

我下定了决心,就是去要饭也不会要这种人的礼物!

“啪!”健哥恼羞成怒,猛然一拍桌子站起来:“别给脸不要脸!你走出这里,我就一分钱都不会给你刷!”

我头也不回,继续朝门口走去,表面上我还挺镇定,其实吓得心脏啪啪直跳,只好闷头一直走。

“萧萧,”这时,健哥追了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别走,别走,哥就跟你开玩笑,再陪我聊会儿吧。”

对这种无耻的人,我连敷衍一下的心情都没有。

“你,你放开我……”我使劲的甩着胳膊。

“再玩一会嘛……”他居然拽着我不让我走,跟无赖一样。

我又害怕又气,喊道:“你,你再不放开,我就喊救命了。”

“呵呵,你忘了,这里是我的店!”健哥这时露出了本来面目,他一边拉着我,一边对旁边的两个男服务员说道:“你们都出去,到门口看着,不要让外人进来!”

两个男服务员一看就是健哥的狗腿,嘻嘻哈哈的走出了门,将门关上。

我真吓坏了,喊道:“你,你要干什么!我会报警的。”

“我局里有人,你吓不到我。来都来了,在你身上我都花了好几万,怎么着你也得陪我一晚上吧!”健哥一边奸笑着,一边咽着口水,色狼的本性暴露无遗。

他忽然猛的扑过来,不由分说,从背后将我抱住。

“救命啊!”我尖叫起来。

“小宝贝!你再叫也没用!”他无耻的在我耳边说着,手开始不老实。

“流氓,无耻……”我拼命的挣扎着。

我毕竟是个女孩子,怎么能抵抗这四十大叔的野蛮!

我被他压在了桌子上不能动……。

就在这个危急时候,忽然,大门咔哒一声。

“吱扭!”门轻轻的开了。

一个人影闪了进来。

健哥吓了一跳,立刻直起身骂道:“靠!不是让你们俩在外面守着吗!谁让你们进来的!”

他本能的以为是他的两只看门狗坏了他的好事。

一个男人沙哑而低沉的声音:“放开那个女孩!”

我抬头一看,这不正是那个西装男吗?

健哥愣住了,我一看机会来了,我爬起来对准健哥的裆部就是一脚。

“啪!”

“啊!”

健哥一声惨叫,捂着裆部慢慢的蹲下。

我气坏了,拎起包,对准健哥的脑袋就是一通乱打。

“流氓,人渣!”我边骂,边打。

“别打了,快走吧!”门口那人说道。

我只好收手,跑向门口,门口两个男服务员捂着脑袋躺在地上呻吟着,明显是被人教训过。

西装男指着门口停的一辆白色宝马旁,说道:“上车。我带你走。”

按道理我不应该随便上一个陌生男人的车子,但我现在只想逃离健哥的魔爪,根本也顾不上这陌生男人什么身份了。

我二话没说,拉开门就上了车子。

关上车门前,看到健哥跌跌撞撞从店里冲出来,捂着裆部,眼睛红红的,不甘心的看着我。

我咬牙切齿的冲他伸出了我的中指!

然后,“啪!”关上了车门。

“嗡!”车子拐上了马路,一个加速如出笼的猛兽一般,很快健哥那可恶的影子就消失在了夜色里。

“你没事吧。”西装男的语气依然低沉,眼不斜视,直直的看着前方。

我惊魂未定,想到刚才的场面,不由得用手捂住脸,屈辱的眼泪从指缝里汩汩流出。

一张纸巾递了过来。

“哎,擦擦吧,坐在宝马里哭的女孩!”

“噗嗤!”我被他逗的喷了一手的鼻涕。

“讨厌……”我用纸巾擦了擦。

终于松了口气,我不解气的骂道:“倒了八辈子血霉,没想到我见的第一个网友就是这种人渣!败类!”

“呵呵,什么人都有,没什么奇怪的,小朋友,你还太嫩!”那男人又是微微的一笑说道。

我借着路灯微弱的光线,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个陌生的男人。

二十七八岁的模样,头发梳的一丝不乱,刀削斧凿的脸颊,高挺的鼻梁,如同希腊【希腊共和国(希腊语:Ελληνική Δημοκρατία),简称希腊(希腊语:Ελλάδα),是地处欧洲东南角、巴尔干半岛的南端的共和制国家。】神像一般。

只可惜额头上还有一道两厘米长的疤痕,虽有缺陷,但这显得他更有男人的魅力,而且这车子也超帅,很符合我心中男神的标准。

“谢谢你救了我!”我的声音变的轻柔起来。

“不客气,举手之劳。”他只看了我一眼,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前方。

这时,车子来到闹市区,到处都是车和喧闹的声音。

车速慢了下来。

“你去哪里?”他问。

“我是东海大学【东海大学(英文:Tunghai University),简称东大、东海,是台湾顶尖的研究型综合大学 ,也是台湾第一所私立大学,素有“台湾最美大学”美誉。】国际贸易系大二的学生。我们学校离前面不远,能把我送到学校门口吗?”

我今天受到了惊吓,很想找同学诉诉苦。

哪知道,我刚说完,忽然,车子‘嘎吱’一声停到了路边。

他摘了安全带,抬腿下了车,绕到我这边。

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。

“咣!”我身边的车门被拉开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我莫名其妙,问道:“怎,怎么了?”

“我还有事,只能送你到这儿。你打辆出租车吧!”他头一歪,下了逐客令。

我整个人都不好了,心说,这人怎么这样?我们学校也就不到五公里远,开车几分钟就到了,不至于耽误你什么事吧!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说翻脸就翻脸……

“对不起,其他地方我都可以送你,除了东海大学。”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艾米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amkpw.com/17814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